媒体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金院新闻媒体聚焦

【腾讯财经】:易会满接任工行行长 神秘校友圈曝光

[返回列表]
发布人:党委宣传部  来源:宣传部  时间:2013-05-22 点击量:3387
 

[导读]工商银行新行长易会满从中国银行业底层,快速升迁至最高层的重要起点,其母校是浙江的一所“神秘”中专学校…

可以预见的是,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网站的“校友风采”栏目里,易会满会很快被调到农业银行副行长楼文龙之上,成为这个高职院校的头号校友。

522日晚间,全球市值最大、最赚钱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发布公告,正式宣布由易会满接替超期服役的杨凯生担任行长一职。

这一消息早在513日已在工行内部宣布,并被媒体提前曝出。易会满的脱颖而出被金融业界视为“逆袭”,这不仅在于此前他只是排行第五的副行长,也在于他作为一个毫无背景的中专毕业生是如何从银行最基层升至最顶层的。

“神秘”学校的杰出校友

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听起来,像个高考后给落榜生挨家挨户发出“录取通知书”的那种民办学校。但打开他们官网的“校友风采”栏目,你会大吃一惊。

除了易会满,这里还有现任农业银行总行副行长楼文龙。楼同时还是农行执行董事,而易担任副行长时未能进入董事会,这也是目前楼文龙还在“校友风采”里“力压”易会满的原因。

此外,还有这些名单:浙商银行行长龚方乐、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潘岳汉、工商银行浙江分行行长沈荣勤、农业银行福建分行行长陈献明、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行长何兴祥等。更有一大批已经退休的大行省级分行行长。

上述仍然在岗的校友大部分出生于1960年前后,上世纪80年代初从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的前身浙江银行学校中专毕业。这些人目前处于50岁上下的年龄,仍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他们的共同点还在于,都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并且事业都从浙江这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起步,在市场中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然后像星星之火般散布到各个银行和各个地区。

安永大中华区合伙人蔡鉴昌对腾讯财经表示,最近的银行业高管人事变动潮不会影响银行的整体经营情况,但他同时认为,不同背景出身的人会有不同的管理风格,接近市场是一个优势。

尽管四散在各处,但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组织良好的校友会,仍能将大家相互联系起来,包括易会满在内的“草根大佬”们也常能回到学校,与90后学生们交流。而在浙江省内金融业的一些重要岗位上,还能发现这些校友们的老少接棒。

80年代的中专生在当时已是“精英”,但易会满与杨凯生、姜建清以及郭树清这一拨上一届的银行掌舵者相比,仍然在学历上有所逊色,后者在经历上山下乡后基本都进入了武汉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南开大学等名校。近期,和易会满同样被视作“少壮派”的招行接班人田惠宇,也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

这个初看有些“山寨”,再看又比较“神秘”的学校,其实有着“高贵”的出身。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的官网资料显示,该院始建于1975年,前身为直属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国家级重点中专浙江银行学校,为浙江金融事业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共同的经历与交叉的网络

易会满1981年至1984年就读于当时的浙江银行学校城市金融专业,毕业后的第一站是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市分行,担任计划处计划员,随后在1985年进入工行,迄今已有28年。

1985年到1993年,易在工行杭州分行计划处,以及西湖办事处工作,这8年的基层工作期间,因业务能力强、头脑灵活而被时任工行杭州市分行行长的张衢发现并赏识,一路提携,并最终在2008年张衢因年龄原因从工行总行副行长的位置退休时,其职位由时任北京分行行长的易会满接任。

众多与易会满共事过的人士对其的普遍评价是,业务能力强、市场经验丰富,此外,学习能力也是被提起较多的特质。而易会满的校友们大多同样具备着这些特征。

楼文龙在毕业之后留校任教,在学校呆了十几年时间,才开始走上金融监管职位,其从中国人民银行浙江省分行机关团委书记起步,在监管系统内扶摇直上,最终在去年下半年接替被调查的原农行副行长杨琨,从北京市银监局局长的岗位调至农行。

现任中国银行最重要的分行之一上海分行行长的潘岳汉,与易会满同年出生,并且是同届的校友。1984年从分配到中行浙江省舟山支行,先后从事过会计、综合计划工作;199212月,调任浙江省分行,历任综合计划处处长助理、存款处副处长、零售业务处主持工作的副处长。这些基层工作经验帮助他日后走上了中行江苏分行副行长以及上海分行行长的职位。

2010年从工商银行浙江分行行长位置退休的徐新桥,从1970年代由公社推荐进入最基层人民银行营业所,最基础的业务做起,先后担任人民银行营业所副主任、股长,工商银行慈溪县支行副行长、行长,逐步升至宁波分行行长、浙江分行副行长和行长。

尽管大家已经四散,但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有个组织良好的校友会,使得这些从草根成长起来的“金融大佬”,能够回到学校交流,并且相互之间进行拜会活动。

校友会由已退休的徐新桥担任理事会总会长,副会长包括农业银行福建分行行长陈献明以及一位现任校领导,易会满和楼文龙均担任名誉会长。

去年11月,该校举办了建校37年的校庆活动,包括易会满在内的300余位校友再聚母校,并给在校学生们带来了20余场励志讲座,交流人生经验和成功心得。在此之前,陈献明曾专程到京向易会满和楼文龙汇报校友大会工作。今年223日,学院党委书记也在出席职业教育行业会议之际,走访了易会满、楼文龙等在京的部分校友。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上世纪中后期浙江金融业的“黄埔军校”,浙江银行学校毕业的校友遍布各个银行及监管机构,而有一些关键性的岗位,正是由该校的校友连续担任,老少交班。

例如,工行浙江分行行长的职位,19971998年由易会满的“伯乐”张衢担任,易会满和徐新桥从1998年起担任该行副行长,2000年后,易会满调往江苏担任分行行长,徐新桥继续担任副行长至2005年,随后出任该行行长,2010年,现任的行长沈荣勤接替徐新桥。易会满、徐新桥以及沈荣勤,尽管并不属于同一年龄层,但均为浙江银行学校1984届的毕业生。

而接替徐新桥的沈荣勤,曾在2001年到2005年与徐同时担任该行副行长,2005年徐新桥升任行长后,沈荣勤在第二年去了工行山东分行担任行长,在比自己年长的同学退休之后,又回归浙江分行,接替他担任了行长一职。与此同时,沈荣勤的行长助理张松财,也是该校校友,并比沈荣勤早毕业一年。

而已经担任总行行长的易会满,除了与沈荣勤在浙江分行的交集之外,公开报道显示,2010428日,易会满曾跟随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在时任山东省分行行长沈荣勤的陪同下,一起到山东日照调研蓝色经济发展情况。

从基层做起,长期在江浙地区工作,对商业银行竞争体会深刻,这些共同的优势是这批校友成长的基石。

在去年给母校学子们做报告时,易会满的一段话或许可以代表这些优秀校友的共同心声:“在这个大的变革年代,我参与了、努力了。经历了不同岗位,为我提供了巨大的机会,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也感悟了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的真谛。”

改革中沉浮的银行学校

在与在校学生的交流活动中,易会满、楼文龙们的一大主题便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同学们从基层做起,实现人生价值。

去年11月,易会满以《祝贺你们还有无穷的机会》为题为同学们做了一次报告。他指出,“作为应用型职业人才,各位同学要从基层做起,基层或许很枯燥,条件也很艰苦,但只要摆正心态,以良好的态度去从事工作,就有可能获得成功。”

楼文龙也曾这样鼓励自己的小师弟师妹们:“尽管学历上不比研究生、博士生,但从母校毕业的高职生,有着扎实的基础知识,过硬的业务操作技能,和良好的社会实践能力,这是金融机构非常看重的本领。”

学校官网有关这些交流活动的新闻稿件中,均称同学们在听取报告之后深受鼓舞。但腾讯财经通过人人网与几位在校学生的交流过程中,声音却并不大乐观。

“必须要进订单班,不然没多少人毕业后真的能去银行工作的。”“基本都是站柜台,大部分还是非正式职工,没有编制,工资低啊!”“不能放一起比,时代不一样了,现在的竞争比他们那会儿激烈太多了。”

沉浮中的浙江银行学校并不孤独。新中国成立以后,为了对旧银行雇员进行改造,中国人民银行在重要省份成立了银行学校,再发展成为中专院校。这些学校随后基本都成为了各省的金融“黄埔军校”,例如,上海银行学校涌现了原交通银行副董事长林中杰、现任上交所监察长张宁等优秀校友。

然而,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教育改革的推进,这些学校均与央行脱离关系,走向了不尽然相同的道路。但整体而言,在几乎所有高等院校都开通了金融专业的现在,往日的辉煌已很难再现。

发展较好的上海和广东银行学校,如今已更名为上海金融学院和广东金融学院,2004年同时升级为本科。湖北和山东则与浙江差不多,均升级为专科学校,分别更名为武汉金融高等专科学校、山东轻工业学院金融职业学院。

这当中,湖南银行学校的发展独具特色。该校在2000年更名为湖南大众传媒职业技术学院,并在2004年与湖南省广播电视学校合并。单从校名看,已然看不出与金融有任何关系了。

与曾经的母校走向衰败同步的是,优秀校友们都开启了自己的继续求学之路。22日晚间,工行发布的正式公告中附有易会满的简历,显示其已经获得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高EMBA学位;此外,农行网站显示,楼文龙已获得大学学历,并担任着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客座教授;潘岳汉拥有中欧工商学院的EMBA学位。

“这是一个时代的烙印。”谈起这些曾由财经部委主管,而后经历教育改革而有所沉浮的财经院校,以及它们培养的正在走向第一梯队的60后银行高管,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感叹说。

但至少在未来十年,49岁的易会满以及他的校友依然是中国金融界最有影响力的一个群体。

(腾讯财经 刘中盛)

校址:浙江杭州下沙高教园东区学源街118号   联系我们|旧版回顾
版权所有©浙江金融职业学院   浙ICP备11036364号
友情链接: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  传奇私服